AD
首页 > 娱乐 > 正文

阿拉上海,其乐无穷

[2019-09-08 23:32:02] 来源:伶小姐是大娱乐家 编辑:伶小姐是大娱乐家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阿拉上海,其乐无穷

在决定第二天坐火车去上海的前一个晚上,还是在那个点,坐下来看一部电影。窗外雨倾城,早已让人模糊了冷暖春夏,整整一晚我什么也没有做,只是为了一个人哭哭笑笑,不能自持,愧疚,感动,莫名的无奈。爱恨交织。只是有看一些关于哥哥的音频,沉溺迷醉,我累的时候便会这样,不安的时候亦然。 最后伴着一曲《有谁共鸣》一首《左右手》走入梦想。

第二天被早早叫醒,还未有任何意识和精神,只是坐上的士,推着行李,走向车站。与人同行,身无分文,心情复杂,只知义无反顾往前走,一点回头的欲望都没有。上车,放下行李,倒床便睡,不顾人来车往,那一刻我只想睡觉。

火车开动,离开贵阳驶往伤害。中午一觉醒来,泡了一碗面,接着便与对面的老友(其实是姨妈,只是习惯这样称呼她,只因她看起来太年轻太随后的缘故)聊天,我所谓的旅行就这样开始。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有趣的玩伴,算是半个跑江湖的,阅历丰富,能说会道,走一路,说一路,让我一路大笑连连,开怀至极,她有太多故事,还有一张闲不下来的嘴,她有时候聪明太盛,热情太过,有这样的人在旅途绝对不会闷场。

窗外的风景有小小单调,多半是绿草山岗梯田和乡村掠影, 时而有明艳的阳光,时而阴霾片片,眼前尽是一抹暗淡的灰色。每到从隧道穿梭而过的时候,吹来的风就会很冷,眼前就被黑暗包围,这样的时刻常有,旅程如此,人生亦是如此。

一天一夜的旅程,除了吃零食和睡觉之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打发时间,听着歌,聊着天,想念着某人,然后速度进入睡眠状态,不知几时睡着的。

不记得晚餐有没有吃,感觉自己在床上睡了很久,汗水在头发上黏黏的,被子胡乱裹着身体,车厢里空气不好,呼吸很辛苦,不管睡了多久,在这样的状态下,人好难保持清醒。当我醒来的时候 ,车厢内早已关灯,友人已在呼呼大睡,我起身寻找食物,顾不得卫生和形象,抓在手里一阵乱吃。

也许只有夜晚才能真正体会到一座城市的美,华灯初上,灯火灿烂,外滩的海景便成了上海最骄傲最风情的一页,东方明珠塔披上了摧残的衫,海上流光伴着海风轻轻摇曳,记得有个朋友问我,上海和香港的夜景有什么不同?在我看来她们就像两个绝色的舞娘穿着自己独特风味的靓裙,同样风华灿烂,让人迷醉。

到了第二天,火车不停歇开往目的地,人们上上下下各自投入自己的旅程,我和老爷专心解决掉最后的食物,做好下车准备 。

驶入杭州站内,窗边已繁花似锦。到上海的那一日,小雨纷纷,有一点点沉闷,一点点清凉。根据路人的指点,搭上地铁,旅行箱好调皮,自己在车厢内滑动。声音,凉风,沉默的人,耳边是广播在报站。

在手机没电关机前,看到一个未接电话让我欣喜,每次同她打电话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太爱她的声音。

上海和其他繁华城市看起来没什么两样,道路宽阔,分岔路多,人们行色匆匆,车辆来往不歇,但在他的公交车上坐久了便能感受到这里独特的节奏和腔调,大家像商量好一样,说着外乡人听不到的语言,穿着或锦绣或素白的衣衫,总爱评说计较,之后过了红灯便走向各自的方向不再言语。

老友受不了上海的大和闷,只惦记着去这里最热闹的步行街买耳环。南京路很繁华,逛街的人也形形色色,不分国界,都穿的漂漂亮亮, 商场漂亮得像一个个光怪陆离的怪物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有几个外国人坐在观光车里打拍子唱歌,还有几个年轻的艺人在人潮拥挤的中央吹着萨克斯风,夕阳西下,一块块古老的招牌和新建的大厦在同一抹余晖中进入人们的眼眸,电车不慌不忙缓缓驶过,老上海的韵味不减,新新上海的新鲜气味不少,一个有过去有故事的城市就是那么迷人。

(*)

然后跑到洗漱间想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有没有因为旅途的困顿而憔悴。有时候总嘲讽自己像鬼,白天半死不活,到了深夜才将生命复活,在火车上,大伙都在熟睡的时候,一个人抱着泡面,掏出手机,听几首快歌,然后用快门记录下窗外明媚的月亮和耀眼的过路灯,光影在黑暗中舞蹈,人在车厢内任由岁月穿梭,不知身在何处,难料前路风光,明日灿烂的去还是冷淡的去。

查看更多:上海

为您推荐